MEERA

护犊子

其实对于百里守约的特工皮肤我本来有个凄惨(?)的脑洞
是约哥是因为想救玄策才与恶魔交易出卖灵魂,结果唯一的方法是把玄策也变成恶魔,为了救玄策约哥咬咬牙答应了,结果玄策过于年幼没办法承受恶魔的侵蚀所以一点点被毁灭了了。

接受不了这样结局的约哥陷入自责与绝望暴走之后,体内的恶魔封印了他的记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失忆特工魅影。

但是当然为了he所以其实玄策没有死在很久很久之后可能会重逢blablabla的()

只发一张图我话好多5555

※雀虎


看白虎气急败坏的亚子

花里胡哨是怕屏蔽(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哈哈哈你搭讪方式好——土——”

*两个都失忆了(

p1成图

p2过程

虎崽的雷电响指(

去吧白虎!十万伏特!【

AOV银昼 和 玄策

国际版玄策镰刀耍的好斯文233

得让你们同框

【约策】Rapture

是这样的!绝影和狂欢的相处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这个绝影!!!


一段嫣然秀:

标题瞎取,是给 @梅拉 老师威尼斯狂欢节配的短文


   男孩从一群穿着艳丽夸张的女人中间伸出手,把几枚硬币倒进了小贩手里。


   灵巧的身子将各式各样的宽大裙摆和彩色长袍作为掩体,他步履轻快地穿梭在密集的人群中,一路躲避着那些把浓郁香风吹进鼻腔的毛茸茸的各色扇子,最后在一家蛋糕店的橱窗前驻足。他对着玻璃理理自己的拉夫领,顺便把刚买的小东西别在微卷的柔软金发上。那是个劣质金属、涂料和玻璃宝石组成的皇冠,亮眼但不怎么精致。店老板在窗口对着他笑,男孩礼貌地摇摇头,三两步就又融入喧嚣和拥挤之中。


   逃命途中凑热闹买个饰品已经够悠哉的了,再大吃大喝的话怕是真的要死在某个暗中伸出的枪口下。


   不远处似乎有个街头表演要开始了,从簇拥在一起的一小群人中爆发出一阵欢呼,那些热情的笑容藏在或诡异或冷艳的面具后面,人们此起彼伏地互道着节日祝福,男孩则仿佛一遍又一遍地听见自己的名字。


   他不禁向身后回望。


   街道尽头有个高挑的影子,正竭力拨开身边的男男女女,和自己同样逆着赶去参加巡演的人流朝这边赶来。


   Buon carnevale!


   又一声高呼就像给男孩敲了一记警钟,他懊恼自己的大意,也压抑不住心头陡然升起的兴奋。他蹦跳着向前跑去,消失在街边一排排低矮的砖房之间。


   暮色降临在这个充满风情的古老城市,人们提着衣摆聚集在彩灯与光火照明的马路上和水道边,谁能从恣意的踢踏舞步里分出心思来关注发生在无人的暗巷里的追逐战呢?


   身后那些堆放的酒桶和木板箱被重重踩踏和推倒,来者的执着和怒意简直昭然若揭,男孩快乐狂放的笑声回荡在狭窄冷清的居民区里,远处那些叮当作响的乐器和鼓点给两人紧凑的步伐打着节拍,高高翘起的鞋尖抵上墙根,男孩一跃而起翻上了房顶。他自高处看向从阴影里走出来的英俊青年,心脏随急促的呼吸不安地窜动着。


   那双面具后面的眼睛将他锁定在白色的月光下,而男孩碰巧在那里面见过柔情似水,也见过杀意肆虐。


   他朝对方绽开一个俏皮的笑容,双唇张开,红润的舌尖轻轻托着一枚银色的弹壳。


   青年手臂环胸,薄唇弯出玩味的弧度,在男孩把弹壳收回舌下的过程中品位着针对自己的高调挑衅和嘲讽。


  仿佛从周围空气中嗅到男人勃发的怒意,男孩轻笑着转身从房顶轻盈跃下。


   绝影从不失手。这是一个配得上节日气氛的绝妙笑话,把人甩掉后他就可以顺便讲给路边的小孩听了。


   男孩在迷宫般的巷道里一直跑到听不见音乐声才停下来,他紧贴着墙壁双膝并拢地蹲下,身体缩成一团,把那枚弹壳吐出来放到手心里,笑嘻嘻地像鉴宝一样仔细端详着。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活着捡到这种弹壳的人,纵使他同样杀人不眨眼,也难掩心中的狂喜和自满。


 “不打算把它还给我吗?”


    在异国他乡听到熟悉的语言在此时并不意味着什么好事,男孩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在那个修长的身影稳稳落地的瞬间戒备地站了起来。也就是那一刹那的光景,凌厉的拳风便贴着脸颊擦过。


     男孩堪堪挡下这一击,迅速向对方腰间摸去,却只抓到薄薄的布料和温暖紧实的肌肉。


     竟然没有带枪。


     还在生长发育中的男孩还是敌不过成年男子的力量,在他微微一愣的零点几秒里就被握住手腕狠狠抵在了墙上,背部承受的不小冲击逼得他猫叫似的闷哼了一声。


  “我没想到你这么热情。”男人低头凑了过来,不甚平稳的气息落在男孩有些颤抖的唇边,眼前的漂亮孩子总是天真而残忍,像荆棘也像玫瑰。“你知道你打不过我,但你是真的能跑。”


     男孩倔强的笑意在男人的逐渐靠近中支撑不住般渐渐消失。 绝影大概真的为他狰狞又娇嫩的矛盾所倾倒,才将枪口移向他身边那尊厄洛斯的大理石雕像。


     男孩还没准备好迎接这个荒唐浪漫的吻,男人的钳制仅在意乱情迷中松懈了一瞬便让他逮到了机会。


     毛绒绒的金发狠狠蹭过绝影的手臂,男孩矮身灵活地挣脱之后跑掉了 ,小小的背影给人一种落荒而逃的狼狈感觉。


     绝影嗤笑一声,抬手默默扣好奔跑途中脱开的马甲纽扣。


   “怎么又让人家跑了,不怕再也找不回来?”身后突兀地传来没什么恶意的调笑,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红发女子倚在墙边,手指上缠绕着自己为了参加聚会而临时烫好的卷曲发梢。


      虽然来者是不可冒犯的上级,绝影也没表现出什么应有的礼貌敬意,这不太寻常,不过也许是他因为还在气头上。


      男孩很快跑远了,途中甚至不小心划破了腿上的彩色丝袜。他回过一次头,绝影清楚地看见那脸蛋上露出了少有的、孩子气的慌张无措。


      “我故意的,毕竟魔法时效已经过了。”


     他走到暗处,从地上捡起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而且他不是还落了一只水晶鞋在我这吗。”


     绝影迎着女人疑惑的目光,笑着扬了扬手中小巧的皇冠。

时间有限就不画条漫了

是雇佣杀手的约追着同样不是省油的灯的玄策

发生在威尼斯狂欢节

所以大家都戴着面具

差不多是一个狂欢节的追逐战,狂欢朝着绝影挑衅,嘴里含着绝影之前杀狂欢未遂打空的子弹,非常嘚瑟()绝影就一副“你嘚瑟吧一会儿逮到你了把你揍(ri)哭”的样子

情人节快乐

现代pa
出来吃垃圾食品过情人节偶遇狐朋狗友(
理所当然被调侃了
约哥手里拿着玄策的53

未交往时段

你们快去结婚啊!!(大声)